【锦城故事】我在“锦城”的十五年

  • 2020.04.26
  • 锦城故事
  • 访问量:

我在“锦城”的十五年


       2005年8月,当我第一次踏进锦城的校门时,我还是一名到锦城实习的大四学生,而那时的锦城还没有迎来第一批学生。2020年的今天,我已经从一名辅导员一步步成长为艺术学院的院长助理,而锦城也已经为社会培养了数万名有志青年,成为四川一流、全国知名的独立学院。十五年的时间就如白驹过隙,当我慢慢翻看过往的照片,这十五年中的点点滴滴,像是放电影一样,每一帧都包含了我的青春与成长,也饱含了我对锦城日益加深的感情。

       锦城学院是2005年5月建校,9月迎来第一届新生,而我们艺术学院,当年还叫艺术系,是2006年才开始招首届学生。当年的招生境况可与现在的火爆盛况截然不同。2006年1月,我跟随当时艺术系的首任主任王岩平老师、副主任杨桦老师前往北京、山东、广西、上海考点招生。让我记忆犹新的是广西南宁考点,考点设在广西师范大学,那时的考生根本没听说过锦城学院,我们的招生宣传点真是门可罗雀。我和另一位辅导员颜敏拿着传单满校园地去发,冬天的南宁阴冷又潮湿,像极了我们当时的心情。费尽口舌一天下来只有几十个考生报名,灰心丧气都不足以表达我们难过的心。由于南宁的报考情况不乐观,杨桦副主任又联系了桂林当地招办,于是我们兵分两路,火速前往桂林的一个艺术学校设了报名点,只为了能让更多的当地学生了解锦城学院,报考锦城学院。在北京招生的那几天,我们也是不放过任何一点宣传的机会,连坐出租车的那点时间,都能把司机师傅说到心动,师傅第二天直接带着高三学播音的女儿来报考我们学校,而那个女孩儿后来也被顺利录取。上海报名点是在上戏的旁边,我们正对面是四川另一所办学较早的艺术类院校,当时看着人家学校每天都应接不暇地给考生办理报名手续时,我心里一直在暗暗设想:过不了几年,我们锦城肯定也会那么火爆!接下来的每一年,除了休产假那年,其余时间我一次都没有落下招生季,也因此见证了艺术学院招生从三三两两到熙熙攘攘,从考生把锦城当作保底学校到把锦城作为第一志愿的巨大变化,现在的艺术学院在省外招生早已不需要发传单费口舌,每年招生报名的人数都稳步提高,我想,这正是锦城十五年来成功办学最直接的体现。

       虽然我的工号是JC2006打头的,但2005年新生报到我可没有错过,清楚地记得新生报到头一天,工人连夜赶工把学校门口的路铺好,保障不耽误首届新生报到的重要时刻;清楚地记得当时所有辅导员在一间大办公室里,学生经常把办公室塞得满满当当;清楚地记得为了准备第一届艺术系招生,我操作着当时并不熟悉的办公软件,一个字一个字地敲出招生简章和师资介绍等文字资料……

       2006年9月,我作为辅导员,迎来了我的第一批学生。毫不夸张地说,我当时真的是在用生命带学生,学生的事就是我的事。2006级新生军训是在大邑的某个部队,条件非常艰苦,厕所里有让很多女生都胆战心惊的巴掌大的蜘蛛;洗澡条件有限,水也不够干净,军训半个月,学生们只在公共澡堂里洗了一次澡。白天训练辛苦,晚上为了让学生们能不被蚊虫骚扰睡个好觉,我就在他们熄灯后去宿舍挨个点蚊香;在学生整理内务的时候,帮自理能力比较差的男生搓T恤;带着身体比较柔弱在训练时晕倒的女生去医务室打针……大概是点点滴滴细微之事,让这些只比我小三四岁的学生感受到了身在异乡的温暖,我也从此被他们冠名为“赵妈”。很多同事听到这个称谓后都说学生把我喊老了,但每次学生都笑着打哈哈,就是不改口。其实,听着他们一声声充满依赖的“赵妈”,我心里就特别感动和温暖。因为在我看来,这说明学生们感受到了我对他们的真诚与付出,所以他们也愿意把我当作家人一样地对待,学习有困难了找赵妈、半夜发烧了找赵妈、银行卡被吞了找赵妈、失恋痛苦了找赵妈……虽然很辛苦,虽然也偶尔抱怨,但能够陪伴这170多个“孩子”度过他们美好的四年大学时光,何尝不是我的荣幸呢!2006级播音专业的学生是唯一一届我完整带了整整四年的学生。我们亦师亦友,至今,我还跟他们当中的很多人保持着联系,出差到了他们所在的城市,都会找机会聚上一聚,分享一下他们从锦城毕业后的生活。逢年过节,也会收到他们中很多人的微信祝福。当辅导员如此,夫复何求?

       2011年10月,我转岗为艺术系办公室副主任。2012年9月,开始兼任专业课教师。2014年10月,任艺术学院办公室主任。2019年10月,任艺术学院院长助理兼办公室主任及在线课程制作中心主任。这就是我在锦城15年的成长印记,虽然我的成长速度远不及锦城的发展速度,但作为锦城发展的亲历者、见证者,我感到非常的荣幸与感恩。

时光如水,岁月如歌,一切的成长,都需要时间的打磨。我也将继续跟随锦城的步伐,不负韶华,砥砺前行,止于至善。

image.png

艺术学院院长助理 赵晓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