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城故事】“锦城”是我家

  • 2020.05.07
  • 锦城故事
  • 访问量:

锦  城  是  我  家

——写在锦城学院建校十五周年之际


        白驹过隙,一晃“锦城”15岁了。同样,这也是我在锦城的第15个年头。回首岁月,在“锦城”的一切仿佛都历历在目——我有幸亲身经历了学校十五年来的变化发展,见证着我们这一代人通过十五年的艰苦奋斗,把“锦城”建设成为了如今西部领先、全国知名的应用型大学。为庆祝学校建校十五周年,校长让我们大家写一篇回忆录,我翻看了十五年来的近三十本工作笔记,发现想要讲的、可以讲的故事实在太多太多,让我无从下笔。思来想去,既然是我把“锦城”称为了我的家,那就还是和大家拉拉家常吧,将这些记忆串联在一起,记录下我在“锦城”十五年来的点点滴滴。

缘起“锦城”

       你相信缘分吗?我相信。相遇是缘,相知是缘,相守更是缘,我和“锦城”就是一场相遇、相知、相守的缘分。人的一生很短,不过匆匆几十年。41年的工作生涯,我有15年在锦城度过,现在想来不仅是种缘分,更觉得三生有幸。

        记得那是2005年的夏天,我带女儿来成都玩。多年的好友来酒店看我,闲聊时互问近况,聊到成都有所大学刚成立需要人,问我愿不愿意来。当时我不满50岁,在工商银行重庆市分行办公室工作,事业正好,待遇也不错,家庭幸福安乐。这样的生活让我几乎没有考虑过再次挑战自我证明自己。毕竟对我来说,来成都就意味着抛家离子,一切重新开始。人到中年,从头开始,需要的不仅仅只是勇气那么简单。

       回到重庆后不久,朋友再次向我发出了邀请,请我去尝试下。说实在话,抛家离子的孤独、重新开始的艰辛……各式各样看得见的困难让我犹豫不决,但对于大学这样神圣的殿堂,我也始终怀着无限的憧憬和向往。在去还是不去之间我几经徘徊、纠结不已,终于是经受不住来自大学的“诱惑”。在亲朋好友的鼓励下,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同意去参加面试。但没想到的是邹校长亲自面试了我,也就是这次面试让我义无反顾地抛开一切选择并来到了“锦城”。

“锦城”工作初相见

       时间一晃便来到了2005年的国庆节,10月4日还没有休完国庆假期的我,就按照要求来学校报到。进校初期我在校办公室综合科工作,当任综合科科长,负责学校的文件处理、文书档案、公章、校车队等各项工作。那是个不折不扣的“不管部”,也就是没有人管的事情我都管。那时候全校只有5、60名教职工,教师基本上是校外聘请的,加起来也不过200多人。由于人少每个人都要身兼数职,大家不分你我,不分内外,不分上班下班时间,铆足了劲儿地往前冲。大家心中只有一个信念,要跟着校长指引的方向努力工作,办一所学生满意、家长满意、社会满意的好大学。

       当时的学校并未设置专门的人事部门,学校的人事工作均归属于办公室,由现在的招生处处长马继征负责。在2006年1月,学校成立了人事部,因工作需要我调到当时的人事部工作,任人事部部长。当时人事部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却需要完成学校所有的人事政策和规章制度、教职工招聘、培训、薪酬福利、绩效考核、上级主管部门的联络等多项工作。一切从零开始,工作量太大,王副校长体谅我人少事多,特意临时给我派了她的两个学生吴迪和杨雪来帮忙,帮助我渡过了最为艰难的时刻,直到2006年6月人事部才招聘了第一名员工袁明。

       除此之外,偶尔还会客串一下辅导员。建校初期由于设备还不完善,晚上经常停电,学生偶尔也会在窗台上叫委屈。建校初期人手不足,只有苏斌、李学军、周莉、向师仲、田甜等9位辅导员,一起住在学生宿舍内。每当发生这种情况,就一起下楼站在空地处仰着头一边对同学们好言相劝,一边马上联系动力组尽快恢复。后来还真的做了兼职班主任,当然这是后唬

       十五年过去了,现在人事部已更名为人事处,下设机构3个,员工有9人。全校教职工由最初的5、60人增加到现在的800多人,看着家庭成员越来越多,学校越来越壮大兴旺,我是打心眼地感到高兴与自豪。进校前我在银行做了十几年的人事工作,自认为得心应手,但真正做起来才知道难度有多大。工商银行是国企,行业性质、管理模式与高校差距很大,加之我对大学运行规律一片空白,只能靠自学,工作中多看、多问、多思、多做积累经验。在这段时间也曾跑过很多次路、加过无数次的班;也请教了很多人、碰过壁、犯过难,有时候甚至委屈流泪,好在有上山下乡当知青的经历,要不是还真的撑不下来。而如今一切都过去了,所有的一切都朝着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着。

“家”中生活的苦与甜

       来“锦城”之前在成都的亲戚告诉我,学校还在建设没有校门,除了几幢楼到处都是野草,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到学校一看我这亲戚说得确实八九不离十,当时的校园非常的原生态——一幢教学楼、一个食堂、四五栋学生宿舍和两幢两层小楼的办公楼孤零零地直立在看不到尽头地绿野之上,却如松柏一般身姿挺拔,不畏霜雪;看似孤独空旷,实则繁盛而又充满生机。这便是十五年前我最初的新家——一个刚刚出生的锦城学院。

       那时的学校还没有教职工宿舍,我初来乍到,只能借住在亲戚家,每天坐学校的交通车上下班,很不方便。后来有空余的学生宿舍,领导体恤让我搬进去避免来回折腾。虽然节省了上班路上的时间,但宿舍的条件也一如既往地艰苦朴素——没有床,我便用两个柜子搭成一张床;蚊子多,灭蚊片不起作用,就开玩笑说干脆直接把蚊子喂大,养胖几只活捉起来炒成一盘肉菜。

       建校初期的工作是艰难的,是“锦城”家人们在工作和生活中毫无保留地给予我帮助,也为这条艰难的前进之路照亮了明灯。

       在最初的几年里我没有休过假,更是没有周末,晚上也经常加班,在重庆家里的事更是经常都顾不上。苦吗?累吗?我也曾经无数次问过自己,答案绝对是肯定的。那为什么依然坚持下去?不仅因为这条路是自己选择的,更因为多年来的朝夕相伴,“锦城”早就成了我的家,把家建设得更加美好于我来说,是职责所在,是义无反顾,更需全力以福

       所以在“锦城”的十五年以来我很少请假,带病坚持工作更是常态。记忆最深的是2010年暑期因处理工作上的问题时没注意摔伤了脚,按医院要求必须在家休息3个月。但那时已经开学几天,工作一大堆不做不行。可我在学校所居住的教师公寓在五楼,没有电梯,上下楼也确实存在困难。后来得校长体恤,让我在养病期间可以长住在杏岛宾馆,再加上爱人的照顾,终于让我能够在病中有条不紊地完成各项工作。

       还记得在2015年的冬天,我和章成蓉、杨乃忠、卢尚志、郑焕刚、周彦东一行去东北几所大学招聘教师,在大连理工大学又不幸摔伤了手,导致手部骨折。由于疼痛难忍,一行的大哥大姐们二话不说,齐心协力把我送到医院。但所在医院没有骨科,只能简单处理一下,当天晚上章院长就找她的学生买头等舱的飞机票送我回成都治疗。

章院长和同事们像家人一样照顾我,让我深深感到了“锦城”大家庭的温暖。后来我一边生病,一边坚持上班,同事们对我也多有照顾。现在想来这不仅是对“家”的最好定义,也是我对校长提出的“全身心投入到锦城的教育事业”的另一种诠释吧。

       如今,伴随着学校的逐步发展,我的“家”也在不断壮大蓬勃。一幢幢大楼蔚为壮观,一汪汪湖水碧波荡漾,一条条大路笔直宽阔,到处是绿树和鲜花……2008年底学校第一幢教师公寓落成入住,2017年我买了学校为教职工修建的商品房,教职工的住房条件不断改善,我也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家。我的家呀,终于从稚嫩的婴儿成长为了婀娜多姿的少女,太美了!每每从重庆开车回学校时,我对别人说的都是“回家”。

飞速发展的十五年

       十五年来“锦城”的进步与成就是有目共睹的。而人事的相关工作,也成为了推动这一成就中的一枚重要齿轮。

       在校领导和同事们给予的关心和支持下,由我拟定或牵头拟定的人事政策规章制度编印了5册近200个,师资队伍建设也取得了丰硕成果,制定了教职工岗位责任制,工作流程健全规范,绩效考核不断完善,学校人事工作服务管理水平再上新台阶,有效提高了学校的知名度。

       十五年来,学校的人事工作从无到有、有声有色、丰富多彩,有特点、有亮点,服务管理水平大大提高,吸引了省内外众多高校同行前来学习交流,省教育厅部分人事相关政策的制定也会参考听取我们的意见。

       十五年来,校长以他的个人魅力吸引了一大批优秀人才来到锦城学院,在校长这个大家庭家长的带领下,我们艰苦奋斗、开拓创新,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第一和奇迹,得到了学生、学生家长和社会的认可。

       我也相信,“锦城”的进步不只是过去的十五年,在未来,“锦城”能够被更多的人期待,在办学这条道路上坚守初心,勇往直牵

       回首往事,我对我的选择无怨无悔,更为有幸成为锦城大家庭的一员而感到无比自豪。一分耕耘才有一分收获,相信我所挚爱的“锦城家员一定会在大家共同努力下,开创更加美好的明天。

       我爱我家,我爱锦城!

人事处 处长 陈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