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城故事】远航再忆扬帆时

  • 2020.05.08
  • 锦城故事
  • 访问量:

远航再忆扬帆时

——记我参加的第一次校长办公会


       对我来说,2005年6月22日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日子,就在那一天,我第一次参加了锦城学院的校长办公会(这也应该是“锦城”历史上第一次完整正式的校长办公会),从此开启与“锦城”共发展的职业生涯。

       2005年,大约在三四月间,我刚从川大实验设备处副处长的岗位上退下来,看到通知说川大要向“锦城”推荐领导班子成员,拟在校内搞一场公开遴选,那时我在西昌出差,就请一位同事帮我报名了。后来得知,大约有20多名川大中层干部报名参加,川大通过考察答辩(邹校长作为评委参加了答辩会),最终向“锦城”推荐了王亚利同志、刘华同志和我作为副校长(王副校长比我们更早参与锦城学院的筹建,是理所当然的人选)。一天,我接到川大组织部通知,告知我经川大推荐、“锦城”聘用我为副校长,请我于6月22日上午9:00到省政府开会。就像要开始一段崭新旅程的远航者一样,我的内心很激动而又满怀憧憬。

       会议是在省政府大楼二楼里一间小会议室里举行的,那时邹校长虽然已经从副省长的领导岗位上退了下来,但仍是省政府高级顾问,省政府也为他保留有单独的办公室。独立学院的会议在省政府里召开,这也是一段“奇缘”了。主持会议的是邹校长,与会的副校长是王亚利同志、刘华同志和我,中层干部来了毛建华和张志敏两位同志。我和王、刘两位副校长以及老毛(毛建华)、老张(张志敏)都是川大的同事,相对比较熟悉。还有一位年轻人,大家叫她“小马”,就是马继征同志。她虽然很年轻,但在川大读研究生的时候就参与“锦城”的筹建,算得上是“锦城”最早的一批创业者和元老了。

       邹校长的大名,此前已是如雷贯耳,知道他担任过四川省人民政府副省长,主要分管工业、交通和计划、建设等工作,是一位视野开阔、思想解放、务实能干、有高超领导艺术的同志,在全川干部群众中有口皆碑。他还担任过川大工商管理学院院长,工商管理学院的那栋大楼就是在他的帮助和支持下修建起来的。我第一次见到邹校长就是在那栋大楼里,那是2002年,邹校长是副省长兼川大工商管理学院院长,学院开年会,他来参加。那天我恰好在管理学院考察他们先进的背投设备,碰到川大的一位负责同志,他正拿着请示去找邹副省长批示,请示的内容是恳请省政府批准在川大江安校区里江安河道上建一个水闸、并把水闸的管理权移交给川大。我也随着进去了,在那里第一次见到邹校长。他很爽快地批准了,给我的感觉,他对教育事业非常支持,对包括川大在内的诸多学校的帮助是不遗余力的。

       这次和邹校长近距离接触,他留给我的感觉恰如《论语》里的子夏描述君子的那句话:“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既有大领导的庄重威严,又让人觉得平易亲切,听他讲话则令人肃然起敬。

       一番介绍和寒暄后,邹校长首先讲了话,他向与会者简要说明了锦城学院的办学机制、投资情况、办学定位、奋斗目标、领导机构、班子分工、近期工作等。我之前一直在川大工作,熟悉了公办学校和研究型大学的一套,听了邹校长的讲话,感觉耳目一新,就赶忙把要点记在笔记本上。今天回过来看,真是很佩服邹校长的高瞻远瞩,当年说的每一条都很有远见,而且都在“锦城”逐步实现了。

       一是办学体制机制新。邹校长讲,独立学院是扩招形势下高等教育办学机制与模式的一项探索和创新,是更好更快扩大高等教育资源的一种有效途径。民办公助的机制,让“锦城”既能站在川大这所百年老校的肩膀之上高起点发展,又能得到投资方的投资和社会的支持。应该说,这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最好的选择。实践证明,这条路走对了。尤其是我们的投资方,十几年不拿一分钱的回报,全力支持学校发展。高风亮节,令人感佩。值得注意的是,现在历史语境不同了,独立学院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我校正在响应教育部的精神,坚定地推进“转设”,这体现出我们因时而变、与时俱进的特点。应该说,当年选择以本科独立学院作为办学起点是明智的,现在谋求“转设”、打造“锦城”教育百年品牌更是明智的,是目光深远的百年大计。

       二是办学定位准。邹校长那时候就讲,“锦城”定位于办应用型大学,致力于为社会培养高素质、复合型、经世致用的人才。当时“应用型”还是一个比较冷门的提法,主流的划分标准是研究型/教学型/教学研究型/研究教学型,等等。“锦城”要办什么型?“应用型”!——这一点,邹校长一开始就看准了、讲透了。所以,我校办应用型大学是定位准、定位稳、一以贯之。2014年,当全国178所地方高校在河南驻马店共同探讨“地方本科高校转型发展”时,我们已经在这条路上领先探索十年了,不管是学校层面还是各二级学院层面,都已经形成了相对完善且富有特色的应用型人才培养体系,比起很多学校来说领先得不是一点半点。办学方向是至关重要的,我校一开始就走了一条很正确的道路,这主要得益于邹校长高瞻远瞩的独到眼光和另辟蹊径的领导魄力,正所谓“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

       三是办学追求高。邹校长在会上讲 “依托名校办名校”“抓紧时间做大做强”,提出要在不太长的时间内,把“锦城”办成西南第一、国内一流的独立学院。我当时就被这壮志凌云的激情所感染,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为这个目标努力奋斗。今天,我们可以很愉快地说,这个目标已经实现了。无论是官方评价、社会评价,还是第三方评价(如武书连独立学院排行榜、《广州日报》应用型大学排行榜),我校在同类院校中均处于国内一流、西部第一的地位。

       四是要坚定不移地走自己的道路。邹校长讲“锦城”的办事原则:“一是要发扬川大的优良传统,二是不能照搬,要有自己的办事风格和特点。”这个观点全面、辩证且富有针对性,算是给可能的不良倾向打了一剂“预防针”。现在很多独立学院反思提出自身办学的一大失误就是对母体学校过分依赖,沿用母体学校的办学定位、人才培养体系、管理模式、办事风格等,照抄照搬严重,俨然一所“小母校”。而我们“锦城”一开始就提倡在择善而从的基础上走自己的路,发扬“三追两谋”的锦城精神,形成自己鲜明的风格和特色。我校的应用型一开始就是区别于川大的研究型。无论是在教育理论还是教育实践上,我校均都有自己的追求和特色。比如“三大教育”体系、 “专业设置逆向革命”“三大教学改革”等,比如早在2005年就开始了的劳动教育、创业教育,并且覆盖到每一位学生,这被现在证明是领先时代的创举;又比如邹校长提出的“长板原理”“深度学媳等理念,都是“锦城”独到的教育创见,无数学子从中获益……应该说,“锦城”能成长为一所完全有自立能力、风格鲜明的学校,这和当初坚持走自己的道路的指导思想是密不可分的。当时与会的同志在这个精神的感召下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譬如文传学院毛建华院长,他曾任川大文新学院党委书记,到“锦城”后,带领文传学院的师生们,闯出了一条“技术型文科”的新路子,受到了高校同行和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和关注,这是他在川大时未能实现的。我记得他曾感慨说:“锦城”是一个实现人生抱负的地方!

       五是领导班子要负责任,讲担当。邹校长对学校的领导班子成员也提了要求,语重心长地对我们说:“我们既然办学校,就一定要对师生、对社会负责;同时,也要对学校股东和董事会负责。”我认为负责任、讲担当这一点,实际是“锦城”办学的一个重要信念,是我们“锦城人”的精神底色。邹校长号召大家为“三个增值”(学生增值、教师增值、学校增值)而奋斗,实际就是我们对师生、对社会、对股东和董事会负责的具体体现。

       领导班子的分工也是在那次会议上确定的,我主要负责后勤保障和学校安全工作。那次会议对后勤保障工作提出了一些要求,比如买东西要货比三家、做到价廉物美,而且要杜绝回扣。邹校长还叮嘱要培训好物业人员,办好食堂,一定要把全校师生服务好,服务中不乱收一分钱。在后来的工作中,我时刻牢记这些嘱托,也要求后勤保卫战线的同志时时发扬勤俭办学的精神,事事杜绝贪污浪费的恶希

       我是学物理的,在川大毕业后当了20年教师,后来分管川大的实验室规划和建设工作,对后勤管理领域不甚熟悉。但我想:管理的经验和智慧是可以迁移的,只要尽心竭力,就一定能够干好!我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走访了很多学校,了解他们的后勤保障和保卫工作运行机制、机构设置、人员组成、管理制度等,很快就形成了工作思路。另外一件要事是根据当天会议提出的“招兵买马”要求,为学校物色优秀人才。任何一个单位在创业初期都是艰苦的,都需要一大批忠诚能干、肯吃苦、讲奉献的同志。我很高兴为学校举荐了一批优秀干部,比如程昌林同志,他那时候已经是川大保卫处处长,到“锦城”来却只当一个保卫科科长(当时后勤保卫合在一起,是一个处),算是“高职低聘”了,但他毫不犹豫就来了,来了就甩开膀子干,在“锦城”保卫战线上数十年如一日兢兢业业地工作。这种追随校长、服务学校、不讲条件、不计得失、艰苦创业的精神是很宝贵的,值得我们大家学希

       创业初期的日程是紧张而忙碌的,上午开完会,下午整个班子就到学院工地上迎接川大杨泉明书记一行视察指导;6月24日,教育部发展规划司两位处长来校检查……之后就是招生、筹备开学等一系列工作……充实的工作让人不觉时光飞逝,一晃十五年过去了。十五年,“锦城”这艘巨轮已经在自己的航线上航行很远了,今后还将驶向更加广阔的天地。回忆起当年扬帆起航时的情景和这一路的历程,深感无悔此行。在这里,要道一声“感谢”,感谢缘分让我们相聚在“锦城”,风雨同舟十五载;要道一声“加油”,昨天的奋斗是光辉的,明天的前景是辉煌的,但需要大家共同努力创造;要道一声“珍重”,祝愿各位同志尤其是老同志们身体健康,在建校二十、三十、五十年周年的时候,再来欢庆新的胜利!

张明高 锦城学院副校长、教授

(本文由作者讲述,李秀锋同志协助整理)

(2020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