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城故事】毛建华:我的锦城故事

  • 2020.06.03
  • 锦城故事
  • 访问量:

毛建华:我的锦城故事


       对一个老锦城人来说,这十五年的奋斗历程,别人是很难感受到的,今天就从尘封的往事中挑几件来说说。

       一、加盟

       那是2005年5月的一天,我接到川大工商学院王亚利书记的电话,电话中,王书记邀请我担任四川大学新建独立学院锦城学院文传系的系主任。当时锦城学院正在筹建中。我这个人有个习惯,不大关心与工作、与专业无关的人和事。当时也风闻四川大学在筹建两所独立学院,当年在全校中层干部中选聘校级班子人选,就有人鼓励我去竞选。那时我正担任川大文新学院党委书记,学院在我们这届班子的带领下,正在冲击中国语言文学一级学科,有很多的事要做,我是双肩挑干部,手上还有3届研究生要带,更何况我已是50多岁的人了,本该急流勇退,淡出江湖了。就没把这事当回事。我知道筹建锦城学院是2005年初的事,学校也在全校中层干部中选聘校级干部,也有人鼓励我去,理由相同吧,我也没在意。所以王书记的邀请被我委婉地谢绝了。吃晚饭的时候,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女儿,女儿也说:“老爸,这学期末你就不当书记了,后年你就退休了,累了一辈子也该下来休息了。”女儿意见和我当时的想法高度一致。没想到第二天,她又给我说,“爸!传军说你工作了一辈子,又是一个忙惯了的人,退下来没事干反而要影响身体健康,还是干到的好。”传军是我的女婿,正在日本进修。听了女婿的建议,沉思一会儿,我接过女儿的话头,“好嘛,如果锦城再来邀请,我就答应,没邀请就算了。”没过几天,白俊峰又打来电话盛情相邀。老白也是老朋友了,打交道也不是一两天,王亚利也是77级历史系的,我是中文系77级的,我们也有不少的交道,毕竟是一个年级的同学,学校担负的工作基本相同。我又听说另外两位已确定为锦城学院校级班子的同事,一位是图书馆党总支书记刘华,一位是设备处处长张明高。刘华是我中学同一个年级的同学,张处长曾经是我邻居,都曾有过不少的交道。他们都是很好处的朋友,能和这些人共事应该是愉快的。电话里我也没多说,就愉快地答应了老白的邀请。

       其实我对锦城学院能否很快挂牌“招兵买马”还是满肚狐疑。锦城学院能在短时间内完成申办、建设、招生等一系列“动作”吗?当我确认锦城学院的校长是邹广严副省长后,这个怀疑很快就打消了。当时邹副省长还兼任了川大工商学院的院长,川大工商学院那座宏伟的大楼就是邹副省长当年主持修建的。不久在省政府大楼的一间会议室里(邹校长虽然已经从副省长的领导岗位上退了下来,但仍是省政府高级顾问,省政府也为他保留有单独的办公室),我参加了锦城学院第一次校系两级干部的院务会。邹副省长的办公室整洁明亮,接待室也十分宽敞。因为我兼任有省级社会职务,和省领导接触也不是一次两次,但多数是到他们的家里和一些非正式场合,所以我的穿着都很随意。直接到省领导的办公室开会还真是第一次,穿着也很随意。记得那是6月的一天,天气比较炎热,我穿了一件圆领T恤,齐大腿的短裤,一双破旧的沙滩鞋,就进了接待室。省府办公大楼是中央空调,接待室里冷气十足,凉飕飕的,我只好把自己蜷缩在一个单人沙发里。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邹副省长。给我的印象是,身材魁梧,方脸盘,卧蚕眉,金丝眼镜后面是一对炯炯有神的眼睛。他介绍了锦城学院建设的情况,系科设置的准备情况。带山东口音的普通话让我多半天都不适应,我坐在白俊峰老师旁边,听不懂就问他,最后大体上听懂了百分之八十,基本了解了锦城学院的筹建情况,这次会议起码让我坚信,学院肯定能办成,理由很简单,因为是“省长办学”,邹副省长给我最难忘、最深刻的印象是,他是一个办实事的人,是一个意志力坚定的人,是一个思想深刻的人,是一个有远见卓识的人。会后,老白对我说,邹副省长向我问起你,怎么这样的穿着就到省府里来了,老白给我打了圆场,说,“他是搞民俗的专家,平时就不讲究。”听了这番话后,我才知道邹副省长还是一个生活不马虎,很严谨的人。我也暗暗地告诫自己,要到锦城工作,要成为他的下级,真的马虎不得。从此,我在锦城学院,只要是上班时间或公开场合,穿着再没有那么随意,不修边幅了,这都是后唬

       锦城学院正式招生了,尽管“锦城学院还在工地里”一说在考生及家长中还在风传,但看好锦城的声音必定众多,所以这不过是无足轻重的杂音。看好锦城的有几大理由,一是川大举办的独立院校,是在一所百年老校基础上兴办的一所崭新的学校,是依托名校办名校的产物,底蕴深厚、潜力巨大,最重要的是,校长曾任四川省副省长,拥有丰富的政府和企业工作经验,他将自己丰富深厚的管理经验、统筹全局的领导才能和高瞻远瞩的战略思维全部投入到办锦城教育之中,这才是锦城学院能够顺利完成招生计划的定海神针。全校5个系19专业共招收2000余人。那时候,每个系只有系主任和一个辅导员,系主任是典型的“光杆司令”,记得到了报到那天,我从川大文新学院“借”了十个学生,组成新生接待小组,从报到登记、缴费、体检、办理住宿,都得我和辅导员贾玲红亲自过问,亲自安排。你想,教学大楼刚完工,新的学院、新的校寓新的起点,第一届学生可以说是学校的开拓者、创业者,充满了许多未知与挑战。第一届学子到校报到之后,学校决定安排学生们到大邑县去军训,校园内也抓紧时间修路、种树、铺草坪。当军训结束返回学校时,返校的军车刚进校门,车上的同学们就欢呼起来。真没想到,校园还是这么美。体量巨大,具有欧式巴洛克风格的教学大楼,整洁明亮的教室,干净崭新的课座椅,红色树胶跑道的田径场,从校门到教学楼、公寓楼、学生食堂,干净宽敞的水泥道,街沿两边是葱郁的行道树和灌木丛。高低错落、有序排列的校园建筑,和漏空插入的已栽了不少特色树木的大块绿地,一看就知道,这不是随意安排的,是经过认真规划设计施工建设的。锦城学院领导团队非同凡响的大气魄在这寥寥的几栋建筑中体现了出来,勾起对未来宏大校园模样的联想。开校之初,单单是校园的建筑和设施,就给学生家长吃了一粒定心丸,这是个办学的模样。

       二、技术型文科人才的推出

       2006年开始,文学与传媒系有了5个专业:汉语言文学、汉语国际教育、新闻学、广告学、行政管理学,都是典型的长线专业。锦城学院向全社会承诺,要办应用型、社会急需的专业,培养社会、业界需要的人才。记得邹校长几次询问我:“老毛,你那些学生好不好分呵?”校长的关照让我心里发毛。这几年的教学计划基本还是跟着川大跑的,我的不同,主要还是在师资上,靠刷脸卡,请川大的老师们来上课,而且以副教授、教授为主,业务水平之高,讲课效果之好,得到了同学们的高度评价,家长们听说后也安下心来。但说到就业,确实心中无底。2009年,第一届毕业生,在学校的努力下,在文传系专兼职老师的共同努力下,我们的家长朋友们也非常的给力,我的5个专业,行政管理实现就业率百分百,其他几个专业就业率也上了98%。还有8个学生考上了研究生。我系在杏岛二楼当时的会议中心举办了毕业授位典礼。当看到同学们穿上授位服在炫目的五彩灯光中接受领导和教授们的拨穗礼,我的心中五味杂陈。今年虽然以高就业率顺利完成学校规定的就业任务,明年呢?后年呢?要完成高就业率,必须在培养的目标上下功夫、拼一把。

       在2005级的学生中,我做了三件事,办了一个网站,叫“夸父网”,象征并勉励文传学子要向夸父一样奋勇向前,永不言败。还办了一张报子,叫“文传青年报”和一个电子杂志“我们”。当年要在学生中筛选能操作电脑,尤其是操作网站的比今天难多了,我和辅导员在学生中反复筛选,最后筛选出不到10个人,让他们先把网站、报子、电子杂志办起来,我也通过关系,邀请成都商报一位做电子杂志的编辑到校来教,当时金辉路(又叫IT大道)还没修通,别人到校来教制作技术还得自己开车来,也没有补贴,还要倒贴油费,教了几次,这位编辑推说没时间,我也不好意思强求,就让学生自己摸索做了起来。

       2008年,两个老师的加盟改变了这个现状。有一天,校长来电话说,一位叫石本秀的女编辑想加盟锦城,让我考察考察。这是一天上午,一个40多岁的漂亮女人敲响了我办公室的门。我起身开了门,把客人让进了办公室。这就是石本秀,原天府人才网的CEO,靓丽而干练。很能说,她主动介绍了自己,我才知道她也是川大中文系毕业的。我们一见如故,一聊就是两个多小时,我非常看好她的工作背景,有了人才网的CEO,学生的就业不是好解决了吗?她是做网站的,我系的网站不是就可以做得最好了吗?谈到近中午时分,她要告辞了,我当即就请她加盟我系,担任副系主任,石本秀没有推辞。不久,通过学校的考察任命,石本秀担任了文传系副主任的职务,成了我在新闻专业建设上,网站建设上的重要帮手。

       2009年夏天,刚送走了第一届毕业生,学校组织全体中层干部开展暑期学希这次会上,石本秀结识了计科系的副系主任黄学斌。那时,我虽然认识黄学斌,但从无交道。自从石本秀加盟以来,我就心心念念的经常唠叨,进入网络时代了,我们几个专业如果还是跟着川大走,肯定是走不出来的,那个时候,网络新闻已经对平面媒体形成了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尤其是报刊纸媒的广告断崖似的垮塌。我们的学生应该学习一些网络技能,这兴许是这些长线专业的一条出路。小石告诉我,她是搞网站运营的,还是需要一个懂技术的人才行,我们便把眼睛盯上了黄学斌。黄学斌是北京大学教育技术博士,对文传的专业建设和学科建设能够提供的帮助更大,我们利用休息时间和他交流,真是一拍即合。不久,学校批准了黄学斌的请调报告,来到文传担任副书记兼副主任。我们三人开始商量文传各专业的走向。很快,我们完成了培养目标的设计,作出了完整的表述,即是“培养泛媒体时代以写作为核心竞争力,以网络技术为重要辅助手段,具有深厚人文底蕴,很强动手能力的技术型文科人才。”之前,我们已做了一件重要的事,编写了一套网络新媒体丛书,由石本秀出任主编,我出任编辑委员会主任,利用我们的社会资源,在全国范围内请新闻传播界资深媒体人出任编委。我们向学校申请出版启动费,校长特批了一笔经费。很快,我们和清华大学出版社签了出版合同。丛书的写作也抓紧进行。不久,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的编辑听闻了这件事,专程来到锦城学院。希望我们把这套书放到中传。我们权衡了很久,清华大学虽然名气超强,但在新闻传播领域,中传的影响力还是最强的。我们决定放弃清华大学出版社,把书稿交给中传出版社。现在看来,我们这个决定还是对的。这套书也成了中国最早一套网络新媒体教材丛书。在这次暑期会议上,我们向参加学习的领导和老师们展示了丛书的第一本《新媒体概论》。依托这本书,新媒体概论课完成了在我系在读学生中普及新媒体知识的任务,该课程2010年也成了我校第一批入选四川省省级精品课的课程。本教材的作者石磊先生也从四川“天府早报”的副总编成功转型为大学教授,今天的石磊先生已是西南交通大学人文学院博士导师,教育部新闻传播教指委委员,他仍是我文传学院的顾问和兼职教授。这些也都是后唬

       黄学斌先生来后,文传系开始了一场马拉松式的工作,首先我们着手调整教学计划,实现对各专业进行的培养互联网意识的染色计划。各专业都开设了新媒体概论课程。新闻专业、广告专业还率先开设界面设计等课程。黄学斌充分发挥了他教育技术的优势,在他带领下,我们的网站开设尝试介入教务管理,要求老师们把教学计划、教案、学生作业和考核都放在网站上,要求学生把习作也都放到网站平台上,我们要充分利用网络海量的存储功能为学生写作服务。过去学生习作要实现发表的功能,只能投递报刊杂志,或者通过内刊和油印资料来实现,这笔费用是不可细算的。我们的做法让学生实现了习作能公开交流的写作目的,大大提高他们的写作兴趣。老师们阅看这些习作也方便了很多,学习效率得到很大的提升。这就是前几年被学校推崇的海量平台法的教学方法。为此,黄学斌还与台湾铭传大学建立技术联系,不断对我们的平台进行优化。不久,我们筹划建设文传系技术教研室。黄老师带来一个他的学生,名叫郑危这位老师是计算机专业毕业的本科生,身材修长,举止文雅稳重,十分帅气,学生们都非常喜欢他。我们给学校打了聘用报告,学校在用人方面比较谨慎,还在对他进行较为长期的考量与评估之中,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必定是个新生事物,要在文科院系建技术教研室,根本没听说过。为聘用郑伟老师,文传系再一次向学校打报告。我找到邹校长,把我们的打算仔细向校长报告了一遍,回答了校长关注的问题,这次校长很爽快地批了。邹校长是位能高屋建瓴看问题的人,是位敢闯敢干的人,真后悔没早来汇报。好在郑伟老师也是位很能隐忍的年轻人,坚守了整整两年不离不弃。不久,石本秀老师在一所软件技能培训学校发现一位教学很好的青年教师吴治刚,我们又向学校打了聘用报告,学校很快批了下来。在短短的3年时间内,我们引进了4位技术技能型教师,全是计算机软件专业毕业的。就这样,文传系技术教研室建立了起来,这些双师双能型的骨干队伍不但实现了5个专业加互联网的任务,为培养技术型文科人才立下了头功,也为我系申报网络新媒体专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2011年,我系向教育部申报网络新媒体专业,组成了以石本秀为组长的申报小组,经过全面的调研和紧锣密鼓的工作,申报材料报上去了。下半年教育部发文,全国11所院校获准建立网络新媒体专业,这是继中国传媒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后,全国第二批开办这个专业的学校,锦城学院名列其中。2012年9月,该专业正式招生,虽然当年报考的学生不多,但是它开了一个好头,为文传系技术型文科人才培养的全覆盖奠定了坚实基础。2017年,锦城学院网络新媒体专业被四川省教育厅遴选为四川省首批应用示范专业,2019年这个专业招收学生接近200人,成了考生高向往度的专业。文传学院6个专业也在2013年实现了技术教学的全覆盖。技术型文科人才培养模式也初显互联网加文科这条新文科改革举措的巨大优势。2018年石本秀老师退休,但她仍是文传学院兼职教授,并继续兼任新媒体研究所所长职务。2012年黄学斌先生离开了锦城学院,现在他是海南省的学术与技术带头人,教育厅的学术顾问。文传学院技术型文科人才的培养已初具规模,在省内外有着很大的影响,这离不开两位老师当年的巨大贡献,向他们致敬。

       三、写作迸光彩

       写作技能在锦城文传学院被称为核心竞争力,得到了老师们的一致的认可。其实这一路走来也实属不易。我是川大中文系毕业的,原来川大中文系写作教研室是大师汇集之地,像小说家李保均教授、戏剧家与文艺美学家王世德教授,诗人尹在勤教授,电影艺术家朱玛教授,川剧艺术家邓运佳教授,散文家张放教授,名家济济一堂。我们当年受益匪浅,我们年级个个能写,不管是剧本、小说、散文、诗歌,这都得益于当年川大写作教研室诸公的教诲。可是,到了九十年代,不知是哪一股风,写作教研室给撤并了,这些老师被分配到了现当代文学、文艺学、中国古代文学教研室。九十年代以后毕业的学生写作能力迅速蜕变,几乎再没有出过作家、诗人、戏剧家了。其实,这也不是川大中文系一家是这样,全国很多高校,写作都被边缘化。众所周知,文科,尤其是文史类的本科主要就是培养笔杆子的,学生写不出文章就是废品。不管是报刊杂志还是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需要的就是能写出文章的人,即使到了今天互联网时代,网络信息处理技术日新月异,但不管怎么变化,内容永远为王,写不出文章来,各类网站也是不需要的。我们开始在写作上摸索起来。

       一天,基础部主任王国敏教授找到我,她告诉我:“学校准备在基础部设立写作教研室,写作教学计划已做好了,你知道不?”我一下懵了,“是真的?学校还没找我呢。”第二天,刘华副校长找到我,谈了学校的一些想法,确认有这件事,这下我坐不住了。学校决定要在全校开应用写作课,这个想法证明了领导们很有眼光和想法,首先确认了培养写作能力的重要性,这是值得赞赏的。这也激励文传全体教师必须在写作教学和写作人才培养上有所作为。第二天中午时分,邹校长从我门口走过,我忙拦住校长,向校长了解这件事,反复强调,国内高校,凡是开设写作课的学校,教师都是中文系毕业的,几乎没有特例。我反复向校长保证,文传系一定会把写作课的教学搞上去,给学校增光添彩。邹校长听了我这番讲话后,大手一挥,“好,老毛,写作课的教学就放在文传,你们一定要搞出点名堂。”一天后,我把中文教研室主任杨骊,长于写作教学的王大江教授请到我的办公室商量这件事。明确下达了任务,由王大江教授挑头,组成文传系应用写作教学班子,要求他在一周内拿出教学计划。王大江教授是我大学同班同学,我们的交集很深,我们同在成都市电影评论学会,他是学会的常务理事,写了大量的精彩影评,多次被评为成都市优秀影评员。我们两个又同时受聘于四川电视台(卫视频道),为该台的特约评论员,每周都要为电视台写节目评论。我曾经受邀为四川少儿出版社策划一套“中外文学家的故事”,我深知老王写作功力深厚,就约请他写了一本《莎士比亚》,我写了一本《苏东坡》。这套书为四川少儿出版社争得了极大的荣誉,荣获第八届冰心儿童图书奖。由王大江来领衔写作教学绝无问题。果然,不负我托,第二周,他就拿出了教学计划。甚至拿出了应用写作教材编写计划。我叮嘱他,教材一定要早出来,不负邹校长对我系的希望。又过了半年,老王兴致勃勃的来找我,“老毛,书稿完成了,该找出版社了。”我一看,文传学院有七位老师参加了教材的编写,甚至他们的家属也参加了资料的收集,这真是雷厉风行、立竿见影的速度呵。很快,我们就与天津大学出版社达成出版协议,这套书上下两册,近百万字,书名叫《新编现代实用文写作教程》《新编现代实用文写作实训》。该书于2012年8月正式出版了。2013年,我校王大江教授领衔的应用写作课程被遴选为四川省精品资源共享课。2016年,本教材被遴选为“四川省十二五规划教材”。为锦城的写作教学赢得了极大的荣誉。

       2011年,文传系尝试在2008级试行毕业文集写作。希望毕业生在毕业的时候,将自己平时所写的文章、策划方案、调查报告等集结成集。我不敢把这个要求作为学生毕业的必修项,我心中没底,不知道这些学生能完成这个任务么?没想到,还真有小一半的学生完成了这个我不敢奢望的工作。有个叫何睿的学生拿着自己的毕业文集,签上自己的名字送给了我,我惊喜地望着他,口里不断的夸他。心中在暗里盘算,看来,只要努力,这个任务是一定能完成的,算不上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据我所知,全国很少有大学向学生提出过这样的写作任务和要求。我决定把这个当初看来不可能完成的事在2009级实行,我们宣布了一条规定,2009级各专业的学生必须在大三结束时完成40篇不同体裁的文章或设计并集结成集。作为毕业答辩前的必修项,不能完成将与毕业无缘。在辅导员的督促下,在老师们的悉心指导下,2012年大三结束时,2009级的学生个个都拿出了一本不薄的毕业文集,为了杜绝抄袭,老师们分组不分昼夜一本一本的检查,当时也确实检查出抄袭的现象,我们给这些学生一个暑假的整改时间,告诉他们说,如果整改后再发现抄袭,你们将与毕业无缘。没想到,这个在全国高校中没实现的写作举措,竟然在我们锦城,在“三本”的学生中完成了,每个孩子都骄傲的拿出了他们的文集,并在附录中慎重申明“遵守知识产权公约,文集为原创,愿承担抄袭引起的法律后果”,并手签姓名及日期。

       2015年7月,成都迎来了又一个烈日炎炎的暑期,刚放假,文传系按照与中国写作学会的协议,在锦城学院召开了第十七次年会,这次年会的副标题是研讨写作教育的锦城模式。文传系近几年的写作教学改革早引起了四川省写作学会的关注。学会老会长李保均教授、副会长(也是中国写作学会副会长)马正平教授高度评价锦城的写作教学改革及取得的重要成果,在他们的极力推荐下,中国写作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核心期刊《写作》杂志主编邱飞廉教授5月亲自来锦城考察,他感慨地说:“锦城模式实现了教学与社会需求的接轨,这种独具特色的模式应当在中国有条件实践的高校进行宣传、推广。”3位教授当即拍板在锦城学院召开这次年会,研讨写作教育的锦城模式。2015年7月11日,大会在锦城学院隆重举行了。来自全国写作学界顶尖级的学者专家和权威们云集我校。考察并研讨91590金沙游艺场文传系创新的“写作+互联网”的教学模式,参观了文传系简陋的成果展室,几乎每一位代表都被孩子们厚厚的毕业文集,以及孩子们精心制作的电子杂志、电子报震撼了。被这别具一格的写作教学模式深深折服。邱飞廉、李保均、马正平教授多次在会上高度评价我们写作教学的创新改革。中国写作学会副会长、中国应用写作学会会长洪威雷教授更是表达了他的赞赏之情,他说:“锦城学院高就业率是很多高校做不到的,他们把技术和写作加起来,让老师当教练,这个教学理念非常前沿,建议把‘锦城模式’推广到别的大学”。大会以后,《写作》杂志先后刊发了我院教师15篇写作教育创新改革的文章。对中国高校写作教育界形成了一波又一波的冲击。从那次写作年会后,每年,中国写作学会、中国应用写作学会、中国公文写作学会都邀请锦城文传搞写作教育的老师到会,每次都给我们与会老师发言介绍经验的机会,还增补了4位老师为这些学会的理事和常务理事。今天,文传学院(系)又“玩”起了新花样,2019年仲春时节,锦城文传推出了一个全新的写作项目:“写作千字营”,要求参加千字营的学生必须每天创作一千字的文稿,现在已举行了6期。这个千字营不单吸收本院学生,还吸收其他学院,甚至校友和其他高校的学生参加,千字营的热度还在增加,老师们正在总结,研讨,要把这个项目可持续地进行下去。写作的提倡,作为文科专业核心竞争力的写作,已深入文传学院每个学生的心里。为强化这种能力,我院还引进了两位作家,一位是高强老师,一位是谢天开老师,他们的加盟,文传学院的写作教学如虎添翼。在这个强大的写作团队的努力下,《申论写作》的教材也编写了出来,新闻专业的资深教授、高级记者周平集一生新闻采访写作经验和十几年的新闻教学经验,精心编写出了《全媒体采访与写作教程》。在这些老师的努力下,文传学院的孩子们以写作为荣,这几年竟出现了一个小作家群体。与文学网站签约的就有17个。完成百万字数的孩子十个以上。11级新闻专业的程一铭在校期间写了18本书,400多万字,被四川少儿出版社全套出版。16级的姜彬,这个来自农村的孩子已创作300多万字的文学作品,他不但自己给自己交学费,还不时给家里的父母寄钱,贴补家用。

       从2014级开始,文传学院(系)完善了读写听做成才强化措施,并做进了教学计划,从这年开始,全院学生实现了技术实训的全覆盖。锦城学院的校训是止于至善,在教学创新改革的探索中,在新文科的改革探索中,文传学院全体教职工和同学们永远在路上。

文学与传媒学院 院长  毛建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