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城故事】敢为人先、激荡灵魂的“锦城之道” ——“锦城”教育思想诞生记

  • 2020.07.14
  • 锦城故事
  • 访问量:

敢为人先、激荡灵魂的“锦城之道”

——“锦城”教育思想诞生记


写在前面

       孔夫子乃杏坛开宗之师,锦官城系文翁化育之所。乙酉(2005年)仲夏,锦城肇建,志接先贤,行继古圣,蜀地办学,春风化育……

       2008年3月,我来到“锦城”,首站在招办实希5·12汶川大地震那天,我初见邹广严校长,目睹他处变不惊、迅速部署校内抗震减灾工作的场荆鉴于当时我还在川大文新学院兼职本科毕业班辅导员,当晚又匆匆赶赴望江校区安顿受惊学生。

       7月1日,我正式入职锦城”。新员工培训后,我在个人学习总结中提道:慕名来“锦城”,重要的一点就是——独具特色的办学理念和教育思想。机缘巧合,在文传系工作一年后,我被调入学校办公室秘书科工作。2010年,鉴于高等教育研究工作的需要,学校成立高等教育研究所,邹校长担任所长,我追随他,开始了教育思想的研究生涯。

       今年是锦城学院建校十五周年。十五年来,锦城学院飞速成长,创造了令人瞩目的办学成绩,这有赖于邹广严校长和全校同仁在不同时期、不同阶段提出的立校兴教、办学育人的教育思想。它们凝结并沉淀为“锦城”的办学特色、竞争优势,它们是“锦城”之风骨、“锦城”之神韵!

       作为“锦城”高研所的一员,与“锦城”同行12年,我确有必要梳理和记录一下——“锦城”这些敢为人先、激荡灵魂的办学和教育思想,都是何时、何处、何情、何景下,怎样诞生的。

一、在红海中找准蓝海

——学校错位竞争,人才分类培养

       2005年10月8日,首届开学典礼上,邹广严校长掷地有声地宣布:“我们办的是一所应用型、创业型大学,我们培养的是高素质、复合型、经世致用的创新应用型人才!” 

       要知道,十五年前的中国,明确提出办应用型大学的高校并不多。多数本科高校还在争办研究型、研究教学型、教学研究型等类型的大学,锦城学院在同质化严重的“红海”中另辟蹊径,找准自己的“蓝海”,明确“学校错位竞争,人才分类培养”的竞争策略,应该说确是有远见卓识的。

       2009年12月,在教育类CSSCI期刊《中国高等教育》上,邹校长发表论文《关于构建应用型人才培养模式的若干问题——以91590金沙游艺场为例》,其中又详细论述了相关观点。

       的确,中国高校的竞争不应是零和竞争,而是错位竞争、特色竞争;社会发展的后工业化特征使产业门类增多、社会分工细化,对人才的需求更加多样化,这就要求“人才分类培养”。因此,邹校长明确:“准确定位是办好一所大学的前提。在全国2000多所普通高校中,既要防止趋高趋同,又要避免攀比跟风,就必须定位准、定位稳。不同学校在不同的办学定位上都可以办出一流,研究型有一流,应用型也有一流。” 

       教育部在2015年提出引导部分本科院校向应用型转型发展时,锦城学院在这条路上已经探索了十年。

二、从内视角到全视角

——跳出教育看教育,跳出教育办教育

       锦城学院建校时,中国高等教育已迈入大众化时代。这时,在象牙塔里办学的时代永远结束了;计划经济时期大学生短缺的时代永远结束了;传统大学培养什么人,用人单位就要接受什么人的卖方市场永远结束了。如果我们还单纯从教育内部审视教育,那就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2006年5月,在“五一”节期间学习时,邹校长另辟蹊径,提出“跳出教育看教育,跳出教育办教育”的思想。它改变了传统教育家办学单纯地从“内视角”和“供给侧”出发的惯性思维,增加了企业家、艺术家、社会活动家看教育的办学角度,是站在经济社会发展对大学人才培养要求的“需求侧”角度来审视当下的教育,把企业家、社会活动家的外部视角和教育家的内部视角相结合,对办应用型大学有了更为全面的认识。

       2014年6月3日,《光明日报》刊载了练玉春记者对邹校长的采访实录——《准确定位,建设应用技术大学》;2019年5月,央视·发现之旅频道《聚焦先锋榜》栏目在《人才·锦绣》节目中对邹校长进行专访。他都多次阐述这条办学思想。

       其实,锦城学院建校起就开展的“双证培养(毕业证+职业资格证)”,以及四大合作(校地、校会、校企、校校合作)”等特色举措,其思想源泉大抵基于此。

       我梳理了几个“首次”,可见“锦城”建校初期是如何“好风凭借力”的:

       首次校地合作达成——2006年5月25日,我校与中共德阳市委建立合作关系;

       首次校企合作达成——2006年5月28日,我校与四川公路桥梁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签订《校企合作协议》;

       首次校会合作达成——2006年11月29日,成都市物流协会与我校达成合作协议,建立物流资格培训中心;

       首次校企共建实验室——2007年9月14日,我校与美国EC Wise公司签署共建EC Wise Inc实验室的协议;

       首个产学研合作项目——2007年6月1日,我校计科系与峨眉山管委会签订技术委托开发项目合同,承担“数字峨眉山”信息化建设中的三个项目……

       十五年过去了,“支持教育,首先支持‘锦城’”已经成为“锦城合作伙伴”的共同心声。

三、大学之道,在明明德

——在“明德与传统文化教育”中建立文化自信

       在我看来,从2005年2月学校第一栋教学楼——忠孝大楼开工建设起,中华传统文化就已深深蕴藏在锦城学院的筋骨气血之中。今天,忠孝、仁爱、信义、和平、四维5栋大楼已经成为“锦城”的硬件文化标识。

       2005年10月8日开学典礼上,“会做人,能做事”的人才培养标准和明德教育由邹校长提出:“学院将进行继承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的教育和吸收世界其他民族优秀文明的教育,使你们做到讲诚信、讲礼仪、讲感恩,对国家尽忠心、对父母师长尽孝心、对同学同事尽爱心。这叫‘三讲三心’,你们要以每日三省吾身的精神检讨自己的言行,力求止于至善。”

       翻阅会议纪要后,我发现,“忠心、孝心、爱心”三心明德奖早在2006年5月16日第23次校务会议上就讨论设立了。此后,就有了大家熟知的——塑立孔子像,涌现“明德典范”,编纂《百家经典选读》《大学生明德系列教材》,每年举办“百人百句读论语”活动……

       于我而言,能够组织锦城学院第一届“书香锦城——百家经典诵读会”,实属幸事。彼时,我担任文传系团总支副书记,在承办这次活动中与团干部和同学们付出大量心血。2009年4月29日,百家经典诵读会决赛在忠孝大楼学术报告厅举行。《少年中国说》《岳阳楼记》《三国赤壁》《出师表》《项羽本纪—鸿门宴》《木兰诗》《广陵散》《梦回淑玉》《钗头凤》——名篇经典悉数登场。记忆犹新之处是,邹校长在肯定首届百家经典诵读会成功举办的同时,也提出了指导性建议:“演绎的成分多了些,诵读的部分少了点。你们记住,经典只有通过反复诵读,才能记忆深刻、理解透彻。中华文明兼具纵向的永世价值和横向的普世价值。希望你们能从诵读活动中修身明德,止于至善。”

四、把热爱劳动、尊重劳动的基因代代相传

——敢为人先的“劳动必修教育”

       十五周年校庆大会上,张志敏院长给我们讲述了“锦城”农场诞生的故事。会后,我进一步追溯我校劳动教育理念的源起,惊叹——在2005年10月25日的校务会上,邹校长就提出:“开辟100亩地作为农场,给贫困学生提供勤工俭学岗位,组织安排其他同学进行劳动体验课。”

       2006年5月16日,学校决定5个系建立5个农场,其运营按照《91590金沙游艺场关于建立学生创业农场的指导性意见》的有关要求实施;7月底,学生农场正式起用;11月10日,《91590金沙游艺场关于将劳动作为必修课的通知》(川大锦院教务〔2006〕110号)印发,锦城学院首开先河,在全国非农高校中第一个将劳动作为学生的必修课,包括农场劳动、工厂劳动、其他社会公益劳动,安排2个学分、8个工作日、64个学时……

       《中国青年报》2014年6月9日头版头条,曾刊载了关于锦城学院劳动教育的报道——《八年耕作一块“试验田》。当时,我与秀锋一起参与了记者王鑫昕、狄多华来校采访的全过程。

       “学校的教育,一部分靠教,一部分靠熏陶,还有一些是从实践中体悟出来的。生存知识和技能,不仅要在课堂上学习,还要通过课堂之外的劳动实践来获得。”邹校长接受采访时这样说。他希望以农场为基地,为“90后、00后”补上劳动这堂“必修课”,把热爱劳动、尊重劳动的基因代代相传。

       时至今日,当我校的劳动教育收获如此多官方、同行、学生、家长、媒体的掌声时,我更能理解——为什么劳动教育成为“锦城”毕业生离开学校教育后“剩下的东西”。今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加强新时代大中小学劳动教育的意见》出台,是对“锦城”十五年劳动教育的加持与肯定。

五、变就业岗位的竞争者为创造者

——“创业必修教育”普惠全体学生

       十五年前,高校开展创业教育不算新鲜,因为早在1998年,清华大学就在国内首次举办大学生创业计划大赛。

       但是,把创业纳入全校学生的必修课,全校学生都必须参与创业方案设计大赛,一个不落下,人人都锻炼——这是锦城学院的创举。因此,有全国高评委专家说:“锦城学院创业教育最重要的特点是,做到了‘全覆盖’和‘普惠制’,真正让每一位学生受益。”

       那么,“锦城创业必修教育”的思想和举措源自什么时候?

       2006年5月9日(校庆日)上午,邹校长在第22次校务会议上提出:“把创新、创业课列入教学计划,要拟定相应的学分标准。教学活动、课程内容都要加以创新,并建立创新展览馆,用于收藏学生的创新作品。”

       随后,学校出台《“三创”活动学生模拟公司管理办法(试行)》(川大锦院学生〔2006〕53号)、《关于将创业教育作为必修课的通知》(川大锦院教务〔2006〕111号)、《大学生创业计划工作方案》(川大锦院学生〔2006〕115号)、《创业教育实施细则(试行)》(川大锦院教务〔2007〕30号)等一系列文件,落实创业教育。

       “培养学生的创业意识和创新精神,是解决‘想创业、敢创业’的问题;培养他们的创业本领和实践能力,解决的是‘会创业、能创业’的问题”——这是邹校长在2007年4月6日全校教职工大会上讲话时,对我校开展创业教育的要求。因此,可以这么说,在普惠层面,我们帮助大部分学生具备创新思维、创造能力、创业精神;在高阶层面,我们努力使部分学生从就业岗位的竞争者变为就业岗位的创造者。

六、下十场小雨,不如下一场透雨

——专业设置的“逆向革命”

       2010年暑期,一项全新的教育革命在锦城学院大刀阔斧地拉开序幕——这就是“企业岗位需求调查”。

       当时,全校各系调动数百名师生,历时两年,对近600家合作企业、众多毕业生和招聘单位进行走访调查,最终汇集成共涵盖40个专业、近2000个工作岗位的调查报告——《大学生就业岗位调查报告》。

       2012年8月,该报告第一版由西南交通大学出版社出版。邹校长在《序言》中讲道:“社会需求是教育发展的原动力,岗位需求是社会需求的细胞,是用人单位招聘人才的基本单元”,“锦城学院进行的改革是,跳出专业设置口径宽窄的争论,把传统的‘学科→专业→社会就业’的程序颠倒过来,变为‘就业岗位→专业方向→专业→学科或跨学科’的专业设置和人才培养”。目的是,学校开展更符合国家和社会需求的教育,教师更有针对性地教学,学生适应岗位需求练就应用能力。毕业生能否为社会需要并认可,也成为我们检验自身办应用型大学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准。

       现在回想,在这件事上,我的一个小贡献,大抵是2014年5月《中国教育报》来访时,我把它总结为“专业设置的‘逆向革命’”。这种说法就此登上各大媒体。

       至于2016年开展的第二轮大规模岗位调查和预测,不再赘述。众所周知,我们又攀上一个新高度。

七、师生同频共振共鸣

——弥合鸿沟的“教育合力说”

       “教甚至比学更难……因为教是为了学。”这是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的唬

       就教学理论而言,传统的课堂教学提倡“以教师为主导”;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皮亚杰的建构主义学习理论在西方盛行;进入21世纪,中国一些高校开始提出“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观念。但无论是“以教师为主导”,还是“以学生为中心”,这都是一种一元主体式的教学观念。

       为了弥合这种鸿沟,2011年1月16日,邹校长在学校教学工作会的讲话中首次提出“以学生为主体,教师为主导,师生共振共鸣,开创教学改革新局面”;2014年7月15日,其在2014年夏季教学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更为系统地阐述了师生同频共振共鸣的“教育合力说”。

       基于物理学中的“同频共振”现象,锦城学院创造了教育学中的“师生同频共振共鸣的合力说”。诚如邹校长所言:“教育不是万能的,只有当好的教育者和受教育者意向一致的时候,教育才有可能改变受教育者的命运。”这就要求老师的教育频率和学生学习的频率一致,教师力量和学生力量产生合力,才会增大能量。就像通过放大镜把阳光聚到一个焦点上,焦点的温度或热量就比普通光线高多了。教育合力在此时是最大的、效率最高、效果最好的。所以,当教学目标与学习目标一致时、教学内容的兴奋点与学习内容的兴奋点一致时、教学进度与学习节奏相吻合时,共鸣的时段就会更持久,“课堂的温度”就能热起来。

       今天看来,我们的课程与课堂“两课设计”,教学内容、方法、评价“三大改革”,“锦城课堂大于天”,教室、实验室、生产实习基地、课外活动和在线教学“五个课堂”,“教师八大教学法”和“学生十种学习法”等教改创新举措,包括“三不放水”(教育不放任、管理不放羊、考试不放水),“四全三高”(教师全身心投入、全天候服务、全过程优秀、全方位做好,教学反馈率高、学生满意度高、显性成果率高),让老师和学生都“忙起来”……这些都是基于“教育合力说”这样一种思想基础而进一步阐发的。

       故而,“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论语》中展现的师生之和、教育之美、学习之乐,在锦城学院随处可见。

八、走在教育信息化变革的前列

——“在线教学和翻转课堂”全覆盖

       说起“锦城”的在线教学,第一个吃螃蟹的,恐怕要数时任文传系副主任的黄学彬博士。大约在2010年前后,他与“毛老”(文传系主任毛建华教授,也是我在川大的导师之一)一起在文传系内实施了“海量平台教学法”——利用Moodle平台,对当时国际高校领域的CMS系统(内容管理系统)进行引进、消化、吸收并再创新,开发了“数字化学习平台”,师生在平台上互动、答疑、学希这是锦城学院第一波数字化教育变革。此后,我把“海量平台法”整理列入了《锦城学院教师六大教学法》。

       2012年春节后,王亚利副校长与邹广严校长谈及美国“可汗学院”的案例,“锦城”开始提倡学习可汗经验”,试水翻转教学。计科系率先开发“优课”体系,也就是UOOC:University Online-Offline Courses,即大学线上线下一体化课程,创造了“一个结合、两个再造、三个自主”的翻转教学原则:线上与线下相结合;教学视频再造与教学过程再造;学生学习时间、地点、内容的自主。

       2014年起,学校逐步在全校范围内推广在线教学和翻转课堂;2015年,在全校教师中实现翻转课堂的“全覆盖”,即要求每1位专职教师至少有1门课程实现“翻转”。为此,学校建设了微课制作室;后与超星尔雅机构合作,开发了校内翻转课堂数字平台,叫“锦城在线课堂”(Jin Cheng Online Course),简称JCOC;2018年,又建成了更专业的慕课制作室……

       在四川省高教学会2015年度学术年会上,我校翻转教学经验全省推广;这次新冠疫情期间,全校如期在线开课,师生适应度高、反响好,教育厅高度评价,得益于十年在线和翻转教学的深耕细作、厚积薄发。

       邹校长有句话一直激励着大家:“我们可以没有悠久的历史,可以没有985、211的光环,但在信息化的大潮中,不可不站在前列;在教育教学改革当中,不可不走在前面!”

九、让每个学生发现亮点,施展特长,收获掌声

——创新教育学的“长板原理”

       对“锦城”学子而言,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为何这样说?因为“锦城”有一项特色的教育叫“长板教育”。当教育界还在讨论是否应该帮助学生补齐短板时,锦城学院提出了助其激发潜能、发扬特长的“长板原理”。

       这项原理诞生于2013年1月22日。在学校2012年度工作总结大会上,邹校长指出:“一个人在其基本面(德智体美劳)可以的情况下,其成功取决于他所具有的最长的那块板”。“长板原理”与管理学的“短板效应”或称“木桶定律”是相对的。对企业或团队而言,短板决定了其水平的高度;对个人发展而言,长板决定了他未来的成就。

       电子系的余晟睿同学是“长板教育”的第一受益者。读书的时候,他有些学科的成绩稍差,但他喜欢泡在实验室,自制3D打印机、无人驾驶机。校长就说,没关系,他别的方面可能差一点,但是有一技之长就好,我们不能求全责备,要发挥他敢于创新、勇于创造的特点,将来他发展得怎么样,还是取决于他的长板。后来,蓝光集团的杨铿董事长到学校来参观,听说余晟睿的事迹,马上就说:“请他到我这来,我给他高薪。”据悉,余晟睿毕业后,其创业的公司成为富士康A级合作商;现在,他的成都星空三维科技有限公司仍继续深耕于新技术行业——这就是“长板”的力量。

       “学生可以很普通,但是一定得有特长;可以很平凡,但是一定会有亮点。”

       “锦城”就是要确立一种“不用同一把尺子测量人,不用同一个标准衡量人”的评价观念;

       “锦城”一直在营造一种“鼓励创新、宽容失败、发扬长板、包容缺点”的氛围;

       “锦城”教师的责任是,努力创造条件,积极引导、鼓励并培养学生的特长;

       “锦城”学子就是要发展一门特长,形成不易被他人赶超和替代的优势!

十、教育本质上是面向未来的事业

——做“未来型大学”的探索者

       我们今天所处的时代,正处于“颠覆性的创新时代”;我们今天从事的教育事业,是一项“充满挑战、面向未来的事业”。按照邹校长的说法就是:“教育本质上是面向未来的事业。教育既要有‘适应性’,还要有‘前瞻性’,应努力实现从‘适应’社会到‘引领’社会的跨越。大学必须抓住新技术革命的战略机遇并迅速作出布置和调整,解决新形势下‘教什么、怎么教’的问题,从‘适应型’向‘未来型’转变,努力走在技术革命的前列。” 

       2016年10月25日,邹校长在“规划‘锦城2025’,开展第二轮岗位调查,培养‘未来型’人才”启动会上,首次提出培养“未来型人才”的思考;

       2017年,学校制定并发布了《锦城2025规划》,正式提出“建设未来型大学”“造就未来型教师”“培养未来型人才”的目标,随后启动了新文科、新工科、新商科、新艺术科等“未来型学科专业”建设,申报“机器人工程”“数据科学与大数据技术”“互联网金融”等新兴专业;

       2017年4月27日,《光明日报》刊载了邹校长的教育评论文章《未来型大学,造就怎样的师生》;

       2018年1月17日,高研所承办了学校的“未来型教育论坛”,邀请省教科院领导与我校专家管理者、一线教师、辅导员、行政人员一同探讨“未来教育”的问题,并出版《未来型教育论坛学术论文集》;

       随着美国国家工程院、美国艺术与科学院“双院士”陈世卿的加盟,我校又采取跨学科、跨专业组建的模式,正式成立了人工智能学院;

       今年,我们的人工智能专业正式获批、开始招生,全球空中课堂、大数据实验实训平台、3D数字环境艺术实验室、融媒体实训中心、互联网金融综合仿真实训室等新技术实验室相继落成……

       黑格尔说:“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那是没有未来的。”在“锦城”,有一群人正在仰望天空,思考未来。我很幸运,正与他们一起拥抱未来,并努力赢得未来!

写在文末

       十五年笳吹弦诵,玉汝于成。

       “锦城”成为锦绣之城,育人如绣,前程似锦;

       “锦城”成为奇迹之城,她的发展巨变令人赞叹不已;

       “锦城”成为幸福之城,在她的怀抱中教书学习,无一不是美好的、幸福的。 

       感恩在“锦城”工作的12年;感念我参与了“锦城”光辉历程中很多重要的事件、工作和项目;感谢在这里遇到的良师、益友、志同道合的伙伴、切磋琢磨的同事,还有支持工作的学生们;感动志虑忠纯、披星戴月、额外努力的每个时刻;感叹“锦城教育”已融入我的事业追求和人生梦想!

       一个人的职业生涯不过三个十五年,愿我在锦城学院的第二个、第三个十五年里,还能认真记录、细细道来每一个属于“锦城”的故事。

办公室副主任、高研所副所长  温晶晶